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网红

罚没16亿元判刑18年不等338亿泛亚案

发布时间:2019-12-04 11:40:10

罚没16亿元、判刑18年不等:338亿泛亚案始末

时隔近四年,鼓噪一时的的昆明泛亚有色金属交易所(下称“泛亚”)“非吸”事件终落下帷幕。

3月22日,云南省昆明市中级人民法院公开开庭,对“泛亚”等4家被告单位以及单九良等21名被告人非法吸收公众存款、职务侵占案宣告一审判决,以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对“泛亚”判处罚金人民币十亿元;对云南天浩稀贵公司等3家被告单位分别判处罚金人民币五亿元、五千万元和五百万元;对被告人单九良以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职务侵占罪判处有期徒刑十八年,并处没收个人财产人民币五千万元,罚金人民币五十万元;对郭枫、张鹏、王飚、杨国红等20名被告人分别依法追究相应的刑事。

01单九良其人

单九良是山西人。

他将金融与金属资源结合起来,可以从2013年的一次演讲中听出端倪:

“我本人是山西人,近现代中国的金融业就是发源于山西票号,‘煤老板’是中国经济中一个非常大众的话题,晋商从资源产业中获得了非常不错的收益。泛亚平台要做的,就是通过资源产业和金融产业的融合,为更多的普通投资者分享资源增值的收益提供便利的平台……”

后来的“泛亚”,果然将金融与矿资源“结合”了起来。

《中国经济周刊》报道,单九良早期在成了上海考尔煤炭电子交易有限公司(下称“考尔”),具体是2006年11月。大股东是成立于2004年的上海盛富投资管理有限公司,盛富也是泛亚有色金属交易所的大股东,出资额为3400万。上海盛富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后更名叫作“盛富泛亚集团有限公司”,法人代表也是单九良。

“考尔”最早就开始推行“现货补偿交易+中间仓”贸易模式,交易商只需要缴纳交易金额的20%就可以双向交易,如果双向交易不对等,例如买入比卖空要多,那么考尔提供货物;反之,考尔提供资金买入货物。

这一营模式与日后的昆明“泛亚”模式几乎相同(关于模式详解,下文会介绍)。

《华夏时报》于2015年的一篇报道中引用一位山西籍媒体人的介绍说,单九良是从福建兴业能源那里学来了做交易平台的思路,“兴业能源有一个自己的交易平台,这个平台本身是否有问题我说不清,但可以确定的是,单九良此后历次构建庞氏骗局的模板就是从这里开始的”。

“考尔”在2010年遇到资金兑付危机,考尔的主要负责人刘立东后因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被判处4年有期徒刑。

单九良很幸运,没有在判刑名单中,败走上海后,他踏足昆明。

“泛亚”成立于2011年2月16日,注册资本1亿,法定代表人王清民,总经理郭枫。

此后,单九良相继在上海、天津、云南、福建、江西、深圳等成立了天津泛亚供应链管理服务有限公司、天津泛亚电子商务技术服务有限公司、天津盛富商业保理有限公司、上海泛亚金融信息服务有限公司、上海盛富泛亚电子商务有限公司等,天津泛亚电子商务技术服务有限公司入股江西省煤炭交易中心有限公司。

一些投资者早期评价说,单九良“为国收储”稀有金属,居功至伟。

表:2015年-2018年八大知名非法集资/集资诈骗平台涉及金额与投资人数

来源:新金融洛书根据公开资料整理

02泛亚疯狂

2013年,“泛亚”实现销售收入3.6153亿元,同比增长216%,税后净利润实现1.7302亿元。单九良深感“意义深远、重大”,提出更高的“发展战略”。

2015年,单九良在深圳成立互联金融公司泛融,乘上互联金融的风潮。

另外,泛亚旗下分公司大部分注册于2014年甚至是2015年,这些企业大多实际认缴资金为0元,且授权开设了很多“0元合伙企业”。

这期间,“泛”亚在全国疯狂招收授权了400多家服务机构,它们每年向泛亚上缴51万元的各类服务费。

这些机构就此为泛亚的“日金宝”招徕资金。

昆明泛亚有色兑付危机的起因,正是源于活期理财产品“日金宝”突然无法提现。

日金宝的交易原理是,日金宝的委托方为有色金属货物的购买方,受托方则是日金宝投资者。投资者购买日金宝理财产品,也就是为委托方垫付货款,委托方则按日给投资者支付一定利息,并在约定时间购买货物偿还本金。

实际上,多家银行在日金宝的销售过程中提供了渠道。之后,通过银行渠道违规发售了“日金宝”的银行机构所在地的监管部门,几乎都收到了“日金宝”投资者的投诉。

一位研究者总结泛亚的模式特点是,货物从市场流到“泛亚”,而没有出现过从“泛亚”流到市场。由于其高价,货物从来没有被市场接受过

,反而带来更多的抛售。简言之,利用新投资人的钱来向老投资者支付委托日金费(递延费)和短期回报,制造赚钱的假象进而骗取更多的投资。

“泛亚”依靠着这种模式在这近两年里大肆扩张,筑造了一座虚妄的“通天塔”。

“泛亚”模式示意图

03崩坍

2015年4月,泛亚庞氏骗局终于爆发兑付危机,官方后来公布的侦查数据显示,泛亚案涉及13.5万多投资者,338.4亿元资金未能兑付。

随着时间推移,“兑付危机”进一步升级,投资人到处维权。此后几个月时间里,事件愈演愈烈。

2015年8月22日早间六时许,“泛亚”负责人单九良及其哥哥单业良及另外一位泛亚高层在上海金茂大厦被上海当地购买了泛亚前述“日金宝”理财产品的投资者堵截,随后,被扭送往上海市浦东警方。

但当晚,单九良又恢复了工作。

2015年9月21日,数以千计的投资人堵在了北京金融街证监会门口讨要说法。

投资者维权的过程中,福建一位投资者到云南省金融办请愿,结果因进不了大门气得心梗被抢救;投资者罗女士在泛亚总部门口被殴打至医院下达病危通知。

他们的口号是“活捉单九良,****”。单九良最终于2016年6月被捕。

近四年后,昆明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判决书说,2011年11月至2015年8月间,被告单位昆明泛亚有色公司董事长、总经理(总裁)单九良与主管人员郭枫、王飚经商议策划,以稀有金属买卖融资融货为名推行“委托交割受托申报”“委托受托”业务,向社会公开宣传,承诺给付固定回报,诱使社会公众投资。

经过漫长的侦查与审判,等待单九良的是18年的有期徒刑。

但,“泛亚”给中国互联金融投资者留下的伤痛,恐怕久久不能愈合。

一岁半宝宝便秘怎么办宝宝健脾胃什么药好孩子不消化怎么办

广州好运不孕不育医院预约挂号
深圳仁爱医院邓楚芳
宿迁治疗白癜风医院哪家好
拉萨专治癫痫病好的医院
廊坊治疗宫颈炎费用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