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网红

弃僧 第二百七十四章 意外惊险

发布时间:2020-01-17 02:55:44

弃僧 第二百七十四章 意外惊险

“额……你喝酒了?”

当韩弃回去李德大师那里的时候,天快黑了。

至少黄昏。

韩弃当然没醉,就那么几杯。但是酒气还是比较明显的。

以至于哄着小短身的飞弦苏格蕾本来就有点无奈,此时更加皱眉。

那为什么要哄着小短身还无奈?

因为……

“哇~!!哇啊啊啊!!!”

小短身在哭闹。

尤其看到韩弃的时候,哭闹得更严重,直接挣扎下来小脸哭得通红,显然哭得时间不短了。

“哭什么?”

韩弃将小短身抱起,不解询问。而小短身哇哇张大嘴嚎着,一边手还拍着韩弃的头。

“哇啊!!”

飞弦苏格蕾似乎松了口气,看着韩弃,忍着笑开口:“因为你走的时候没带她。”

韩弃咧嘴,看着因为被韩弃抱着慢慢不再哭的小短身:“不是你不走的吗?抱你你都不去!然后走了你就哭?!”

小短身抽泣转头,嫌恶推开韩弃的嘴:“cho……臭!!臭!!”

韩弃抽她屁屁一下:“臭个屁!”

扳过小短身,韩弃直视她:“咱能讲个道理吗?是不是你不跟我走的?”

“gu……滚!!”

小短身揪着他头发推着,如今韩弃头发已经长起来了。至少她的小手能揪住。

“好吧。”

韩弃抱着她颠了颠,抽泣就不太哭了。

“你喝酒了?”

飞弦苏格蕾皱眉,把刚才的问题又问了一遍。

韩弃一愣,不解看着她:“我本来就是和本尼德克特出去吃饭的。喝点酒有什么关系?值得你问了又问问了又问问了又问问了又问?”

飞弦苏格蕾歪头亮晶晶:“好像有点别的味道……不只是酒味。”

韩弃低头:“还有被人喝醉吐在身上的污渍味道……”

飞弦苏格蕾下意识着他:“你没打人吧?又教训谁了?”

韩弃哭笑不得,抬手小短身砸她身上:“你骂谁呢你?!”

飞弦苏格蕾轻叫一声,赶紧给小短身接住。不过韩弃回来了,谁抱着就无所谓了。

反正他在身边。

“李德大师呢?”

韩弃四处看看,居然没在。

看着飞弦苏格蕾,韩弃开口:“就一直等着来着?”

飞弦苏格蕾起身:“他去后山了。说你知道那里,回来叫你去找他。”

韩弃恍然,就是上次熔炼重银之精的地方。

没多说,带着飞弦苏格蕾就一起去了。

路上飞弦苏格蕾询问他吃饭的过程,韩弃随口说了几句,就到了地方。结果……

——

“额……”

什么情况?

黑火的熔炼器皿已经坏了,坍塌了。哪还有一点黑火的影子?

两节长短的重银之精放在地上。

李德大师蹲在那看着,不说话不动。

慢慢走上前,韩弃也蹲下看了一会,没什么不同。又看看李德大师,想开口询问,也没打扰他。

“呼……”

倒是李德大师,知道身边韩弃飞弦苏格蕾来了。

呼出一口气,摇头开口:“结束了。”

“……”

韩弃犹豫一下,开口询问:“失败就算了,也没什么。”

李德大师一愣,皱眉看着他:“谁说失败了?”

韩弃失笑:“那这像成功的样子吗?”

李德大师直起身,韩弃依旧蹲着,反正矮人站起来身高也那样。

“我也没说成功。”

韩弃不解扫视周围,看着李德大师:“那这现在是什么情况?”

李德大师一顿,指着坍塌的黑火熔炼器皿:“我想还是试一次两根断掉的重银之精放在一起看看可不可以融合。结果刚放进去,器皿崩塌,黑火消失不见。”

韩弃点头等待。

李德大师沉吟片刻:“然后……就是现在这样。”

“哈?”

就没了?

韩弃看着李德大师,飞弦苏格蕾也疑惑。

韩弃伸手要拿重银之精看看。

“别碰!!”

李德大师突然呵斥一声,韩弃缩回手,疑惑看着他:“怎么了?”

李德大师摇头:“我说了不算失败,也不知道是不是成功。黑火莫名不见了,很有可能……”

韩弃下意识看着重银之精。

虽然表面上真看不出有什么不同与以前,但毕竟重银之精本身就是特殊的存在。

飞弦苏格蕾此时也上前看着,别过头发,询问李德大师:“那怎么办?韩弃以后不能用了?”

李德大师想了想,没有开口。显然他也没碰到这种情况。

“这是半神器。”

许久之后,李德大师开口说了这么一句。

韩弃倒是不意外,毕竟以前听李德大师说这有可能是弃儿的神器。如今断成两节,半神器也正常。

“无所谓了。不是神器也没什么,何况是半神器……”

李德大师一愣,摇头看着他:“你以为是降级了?”

韩弃无奈:“难道还是升级了?以前是神器,现在半神器……”

李德大师皱眉:“以前的神器,充其量和飞弦的匕首艾格妮丝的黑布同级。而现在……”

李德大师出神看着两节重银之精:“现在是等同于圣庭抢走孩子遗留的那两件神器的级别。真正的神器。独一无二的。”

韩弃惊愕,飞弦苏格蕾也愣在那,下意识的小短身都没抱住落地。

“何解啊?”

韩弃实在有点被李德大师绕晕了。

可惜李德大师自己要是懂,也不会解释不清。

“之所以说是半神器……”

李德大师不确定开口:“是推断的。”

没等韩弃询问,李德大师看着他开口:“黑火能烧尽神赐大陆万物……但仅限于神赐大陆。”

韩弃身子一颤,抿起嘴角抬头:“您是说现在这两节重银之精……不算神赐大陆的范畴?”

李德大师点头:“否则没有别的解释。”

韩弃沉吟片刻,摇头开口:“但是这说不通……”

“小心!!”

突然飞弦苏格蕾叫了一声给两人惊到。

结果更惊到的是没等回头就感受到一股滔天黑炎带着毁灭一切的炙热直接席卷而来。

幸好,飞弦苏格蕾已经第一时间竖起空间洞口,将黑炎收起。

“噗~”

然而飞弦苏格蕾自己捂着胸口跪倒在地,嘴吐出一口血。

因为空间洞口的边缘居然肉眼可见的被黑炎融化,并泄露出来。

分散两边冲出很远的矮山峰。

然后……

山峰如同进入另一个空间,完全消失不见。

如果不是还有蒸发后的气波动,也许就真的跟凭空消失一样。

而这还不是结束,学士城是悬空的,黑炎斜着朝上飞。

黄昏夕阳的晚霞云彩直接被一路破开完整切口的洞,一直突破天际直到黑炎变成一个小点。

“你没事吧?”

韩弃第一时间转头,本身就是扶着飞弦苏格蕾的。

赶忙开口询问。

飞弦苏格蕾脸色有些发白,嘴角还有血渍,捂着胸口微微摇头。慢慢收起已经烧得剩一半的空间洞口边框。

韩弃眉头皱起,她是空间魔法的魔法师,空间魔法铸就的空间是和她相连的。

烧她的空间和烧她自己差不多。

曾经艾格妮丝和她对战,雷蛇差点爆开她的空间洞口,让她受过伤,此时基本异曲同工。

“啊……啊啊……”

瞬间韩弃转头,瞪着那双漂亮眼睛。

黑炎哪来的这么突然?

坐在地上手里握着短棍的臭东西,显然就是源头。

“当啷。”

一直发愣的小短身,似乎也吓到了。

此时才反应过来,手里短棍掉落,扁着嘴……

“啃啃~”

“啃啃屁!!”

韩弃走过去瞪着她,直接拽着领子举到自己面前:“你还好意思啃啃?!”

“哇啊啊啊!!!”

又哭了。

来之前就哭过一阵了。

但或许这次知道自己闯祸了,没敢拍打韩弃的头或者脸,只是张嘴大哭。

韩弃反而一顿,叹息赶紧抱着哄。

贱就一个字。

他一生一世。

“……”

飞弦苏格蕾靠在一边坐着,似乎缓了很多。

正常来讲她会说句别怪她之类的话。可她没有。不是因为飞弦苏格蕾会和小短身计较,而是她此时即便受伤也弯起嘴角亮晶晶看着。

她只是清楚,他不可能会真的怪她的。

过去,现在,甚至以后。

“快去给你飞弦阿姨治伤!不是治愈术吗?”

韩弃一边哄着小短身,最后抽了一下就算过去了,丢到飞弦苏格蕾怀里。

飞弦苏格蕾接住抱着,还抽泣的小短身漂亮眼睛看着她,啊啊叫着。飞弦苏格蕾弯起嘴角,轻轻抱着她。

韩弃此时转身,走到还在皱眉看着天边的李德大师。

“刚刚那就是熔炼器皿消失不见的黑炎吧?”

韩弃开口询问。

李德大师点点头,转头看着小短身,神色复杂:“她……到底什么出身?”

韩弃也下意识回头看着小短身,张张口,却没回话。

李德大师倒也没再问,似乎自言自语似的。迈步走向掉在地上的短棍。

手试探碰了一下,发现没什么反应,然后拿起来转了转摆弄几下。

“没事了。”

短棍丢给韩弃,李德大师开口:“不过尽量别让她碰,小孩子不懂事,伤到就不好了。”

韩弃直接收起,却看向另外长的那根,皱眉不语。(未完待续。)

上海中大医院黄迪泽
武汉大学口腔医院
吉林看牛皮癣多少钱
海口治疗前列腺炎费用
泰安治疗宫颈糜烂方法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