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明星

今年最浪漫的纯爱片柏林电影节最佳影片就是

发布时间:2018-12-07 18:54:16

爱情,说起来是一件很玄妙的事情。

你相信一见钟情吗?但对于大多数人来说,一见钟情还不是靠脸。

真正要达到灵肉合一的境界,只怕不是那么容易。

今天要讲的就是一个关于灵肉合一的爱情故事,片名看似大尺度,实则相当小清新——

肉与灵

Testr?l és lélekr?l

这部电影出自匈牙利女导演伊尔蒂科之手。

早在1989年,她就凭《我的二十世纪》拿过戛纳的金摄影机奖(最佳导演处女作)。

《我的二十世纪》

然后就跑去搞电视剧了,因为语种问题在主流媒体一直没什么水花。

今年重新杀回电影圈,立马斩获了柏林国际电影节金熊奖最佳影片。

电影画面静谧,节奏轻盈,像森林中的鹿一样优雅,从容不迫。

除去了《肉与灵》这个略带情色意味的片名,电影还有一个别名《梦鹿情缘》。

电影也有点奇幻,讲述了一对男女他们每晚都做着同样的梦,在梦境里他们分别是雪地森林里的雄鹿和雌鹿。

梦境中两只鹿彼此相知相交不锈钢储罐
,结伴而行;现实中的这对男女却是陌生人。

如果非要给他们的关系下定义的话,应该就是“神交的灵魂伴侣”。

男主角安德,一位中年成熟魅力男,左手残疾。

他一个人吃饭旅行走走停停,有点社交障碍。

女主角玛丽亚,比安德还要孤僻。

她一个人工作,一个人生活,一天下来可以一句话不说。

玛丽亚是安德的新同事。

很难想象,这么文艺唯美的爱情故事,居然发生在一个毫无情趣的环境——

屠宰场。

安德担任财务总监,玛丽亚是个肉类质检员。

安德对玛丽亚的印象不错,鼓足勇气搭讪:

食堂里的南瓜好吃,我还喜欢喝点汤。

人类一恋爱,智商就掉线。

然而玛丽亚情商奇低,张口就是一句:

可能因为你的手臂有残疾,一只手吃糊状的东西更方便。

安德缓了缓,说我可以叫你玛丽卡吗?

玛利亚说你的同事一定告诉过你,这样称呼我,我会不高兴的。

安德懵逼,说同事没有说过。

于是玛利亚道歉。

但她坚持完成了绝杀。

表面上看,这是玛利亚对安德献搭讪行为的坚定拒绝。

但其实不然。

玛利亚只是有着重度的人际交往障碍,不知道如何和别人接触。

白天搞砸了对话,其实她也很懊恼。

她回到自己房间,随手拿起两个调料罐,扮演安德和自己。

把当天和安德失败的交谈,重新思考演示了一遍。

玛利亚每天的生活成都婚外情调查公司
,只有工作,工作之余,就呆呆地坐在她的质检台前。

其他女工都觉得她有点奇怪。

女工们讨论了半天要不要邀请玛利亚喝咖啡,其他人都觉得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只有一个女工坚持说要。

而这个女工走到她身后,犹豫了半天,最后还是直接走掉了。

嗯,女主就是这么不招人待见。

而那次失败的对话之后,安德和玛丽亚几乎没了来往——

你不接近我,我也懒得理你。

要是没有外力助攻,两个重度社恐+死宅,这辈子恐怕都和「肉与灵」无缘了。

直到屠宰场出了一件意外。

藏在药柜里的交配粉失窃,警方认定是内部人员作案。

交配粉专供屠宰场里的牛交配时使用。

一包粉服下,两百多斤的牛说「骑」就骑。

屠宰场工作人员偷走这种禁药,令人细思极恐。

警察查案的同时,欲言又止地向安德提议:

你们应该找个心理医生,给屠宰场员工都看看。

心理医生问诊中有一个环节:解梦。

每个员工都要告诉医生,自己昨晚做了什么梦。

医生问了一圈下来,突然惊讶地发现:

安德和玛丽亚的梦境竟然一毛一样!

梦里,他们是两头鹿,在积雪深厚的森林里到处觅食。

没有交配,只是在溪边喝水的时候工地洗车机厂家
,鼻尖碰到了一起。

唯一的区别在于——

安德梦见自己是那只雄鹿,玛丽亚梦见自己是那只雌鹿。

凑成了完美的一对。

心理医生拍案而起:

你们两个是不是串通好了来耍我?

只有当事的两人知道,对于这样的巧合他们其实多么惊讶。

两人还特意把梦境写下来,然后互相交换来看。

最后他们确定,同时做同样的梦这种听上去不可思议的事情是真的发生在了他们身上。

负担了秘密的两个人,一下子仿佛有了某种难以言说的亲密和默契。

在不断梦里相会的过程中,两人现实中也有了越来越多的感情萌芽。

屠宰厂还有一个男员工,叫做桑多,年轻健壮,很能讨女人们的欢心。

本来安德和玛利亚说着话,桑多一过来搭讪,安德就自动走开。

走开了却又忍不住观察两人的互动情况。

然后又跑到玛利亚面前告诫她小心花心男人的圈套。

也不知道为什么这么酸。

安德想和玛利亚交换号码,玛利亚说我没有。

安德觉得这又是她拒绝自己的借口,失望离开。

其实玛利亚是真的不用。她感觉到安德的失望之情,回去用两个玩具小人排演出了一场理想的对话,打算去挽回一下。

第二天,玛利亚在安德和同事吃饭的时候主动凑上去搭话。

玛利亚说你今天下来早了,安德说现在才一点半。

玛利亚说我明天要去买,安德说哦。

玛利亚说我觉得你真好看,安德说我不信。

吓得一边的同事瓜都掉了。

这样的冷战,导致两人都睡不好。

玛利亚买了,第一个就是打给安德,发出了个这种邀请。

也是非常直接:

我很想和你一起睡觉。

两人还真的是一起“睡觉”。

玛丽亚和安德共处一室,一个睡床上,一个睡地上。

希望能够同时入睡,研究梦境的同步程度。

可惜小心脏砰砰乱跳,入睡失败。

孤男寡女,夜半三更,安德和玛丽亚决定——

打牌打发时间。

当然,结局必须「扣题」。

从灵魂的共振,到灵肉结合的大和谐。

连唯二的两场船戏都拍出了性冷淡的味道。

《肉与灵》是一部超现实爱情片,却浪漫得一塌糊涂。

玛丽亚不懂得和人打交道,抗拒身体接触,有重度强迫症。

看似复杂的毛病,可以汇总为一个词:现代病。

现代人或多或少都有这些症状。

遇见玛丽亚之前,安德已经把自己封闭了好几年。

他也交往过别的女人;

往往是受不了寂寞,一段时间过后就发现,还不如独自一人。

安德的情感观,加上玛丽亚的人生观——

基本上等同于现代人的世界观。

有多期待,就有多怀疑;

有多谨慎,就有多贪心;

有多向往真爱,就有多恐惧真爱。

安德和玛丽亚的故事,像是韩剧一样「宿命的爱情」。

按照往常,才不信。

但《肉与灵》的超现实处理,越奇幻,越让人感觉充满希望。

它是一剂治愈系的鸡血——

没一副好看的皮囊,照样有人稀罕你有趣的灵魂。

别管方法多扯淡,总有机会遇到真爱。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