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社会

信了你的邪 第142章 未知才最令人恐惧

发布时间:2019-09-24 17:10:48

信了你的邪 第142章 未知才最令人恐惧

越想越觉得可能,但是奇怪的是她竟一点都不觉得害怕,甚至还有些隐隐的兴奋。

这种感觉怎么说呢?就像是久旱逢甘霖、他乡遇故知?

在这荒芜的钢铁城市里,她好像遇到了一个难得的对手,足够与她比肩的人,所以她才会模仿他的杀人手法,像他这么残忍狠毒的人,杀起人来那么干净利落,杀她的时候,应该也会很爽快,不会让她太痛苦吧?

她偷偷转过头看了一眼沈迟,很好,他还在睡,呼吸平稳,并没有察觉到异常。

压抑着心里的激动,荆成凤慢慢地挪到床边,穿上鞋子,她想好了,如果沈迟突然醒来,她就说自己是要去上洗手间。

还好,沈迟一直没醒,估计是困得不行了,听说他接到这个案子的时候还在外地?两天一夜没睡觉?

这么想着,她轻轻拉开房门,头也不回地走了出去。

房间里没有开灯,屋子里一片漆黑,但是她却依然不会碰到任何东西。

怎么可能会碰到东西呢?这里可是她家哎!她闭着眼睛都能找到……

洗手间在走廊另一侧,她拉开门进去,果然看到窗户外有一团黑影。

“嘿,你是来杀我的吗?”荆成凤有些奇怪:“你不会掉下去吗?真好玩。”

那个人没有说话。

“你杀我的时候能不能轻一点快一点?”荆成凤也不在意他的态度,一个人自言自语着:“太慢的话肯定会很痛吧……”

“你一个人走?”那人终于说话了,声音低沉沙哑,带着年长者独有的沧桑:“太孤单了。”

荆成凤有些迷惘:“嗯,是孤单……”

“要不要你妹妹陪你。”那人凑近了些:“你不是一直想要一个妹妹?他们看不起你,还讨厌你,你应该带他们一起走才对……”

对,对啊,她一直想要一个妹妹的……

四周一片漆黑,荆成凤不由自主地想起了那个晚上,她从窗口跳了进去,然后一刀一刀……

鲜血喷溅在脸上的感觉,她记得很清楚,她很喜欢。

那人递过来一把刀,近乎诱哄的语气:“你做得很棒,小可爱,但是不够利落,来,让我看看你真正的水平。”

荆成凤点了点头,一句话也没说转身下楼,眼前一片腥红。

看着她静悄悄地往楼下走去,窗外这人扬起了嘴角,轻声道:“真是个可爱的小姑娘。”

“你也很可爱。”一道清冷的声音在他身后响起。

他猛然回过头,正正撞到针尖上,冰冷的液体缓缓推入他体内,他睁大眼睛,不敢置信地看着那人冰冷的眉眼。

沈迟一把拎住往地上滑去的人,踩在他搭好的木桩上往下走去。

客厅空无一人,荆成凤姑姑三人哆哆嗦嗦地坐在主卧的沙发上抱成一团,房间里所有的灯都打开了,整个房间亮如白昼。

他们的女儿已经睡了,小脸蛋睡得红扑扑的,但是他们两个却完全不敢睡。

害怕,恐惧……

为什么小凤会变成杀人凶手?他们还安慰她,她还装得什么都不知道一样跟着他们回来……

“怎,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女子低声呜咽:“我哥死得太惨了……”

“嘘,别说话。”男子搂紧妻女,心里也怕得不行,但还是勉强安慰着:“有警察呢,我们不会有事的。”

最可怕的是,那个不知道躲在哪里的灭门凶手。

他真的会来吗?他什么时候来?

未知的才是最令人恐惧的。

女子被老公安慰一番后,总算慢慢平静了下来。

就在这时,他们听到了一阵轻微的响声。

非常细微的动静,像是有人穿着棉鞋踩在地上一样,像猫一样轻。

“是谁在外面?”姑父忍不住壮着胆子道。

他们从里面把门反锁了,还用东西顶着,对方肯定进不来,所以他心里还算是比较有底气的。

但是他没想到的是,有东西直接插到了门板上。

咯吱,咯吱

信了你的邪  第142章 未知才最令人恐惧

那刀是该有多锋利啊?这人的力气也太大了吧?这么厚的门板,居然被生生划开了,割了一个口子出来。

荆成凤的姑姑已经吓得脸都有些发青了,紧紧抓着她老公的手的骨节都泛了白,连呼吸都忘了,死死地盯着那个洞口。

一只纤细、白皙的手慢慢地伸了进来。

“不……”这只手,她再熟悉不过……就在今天早上,她还握着这双手,将她哄着带回了家……

他们感觉自己都快窒息了,却一个字都说不出来,心脏仿佛都已经停止了跳动。

抵着门的木棍被轻轻地推上去,然后从洞里拿了出去,那只手重新伸进来,慢慢地打开锁……

门终于被打开,面无表情的荆成凤慢慢地走了进来。

尖叫声已经涌到了喉咙口,他们吓得紧紧抱着孩子,正准备逃命,却忽然看到了门口的沈迟。

沈迟对他们做了个手势,示意他们不要动不要说话。

这时他们才发现,荆成凤的状态有些不对劲。

她根本看都没有看他们一眼,举着刀僵硬地走到床前,狠狠地扎了下去。

床上根本没人啊……只有被子……

但是荆成凤却好像完全没有发现一样,机械地刺着,刺着……

她眼前是一大片一大片晕染开来的红色,像花一样艳丽,空气里仿佛弥漫着一股血液的芬芳……

极致的愉悦感中,她听到那个人低沉沙哑的声音。

“是谁……强丨奸了你?他们是在哪里对你下的手?”

荆成凤眼前好像又出现了那几个人,他们惊恐地望着她,却动弹不得,她狰狞地笑了起来,一刀一刀地扎进他们的胸口:“你们以为能一直把我关在学院里?没想到我能出来吧……想杀我?我会让你们比我死得更早……”

“什么学院?”沈迟觉得他好像已经碰触到了真相的边缘。

“丰健学院……”荆成凤刚说完,就觉得脑子里像针扎一样的疼:“啊!丰健学院……你们走开!走开!不要,妈!救我……爸爸我错了,求求你,我再也不会生病了……”

沙发上的两人吓得哇哇大叫,孩子因为给她戴了耳塞倒是没有醒转的迹象。

看着抱着已经支离破碎的枕头又哭又笑的荆成凤,沈迟叹了口气,上前直接劈晕了她。

丰健学院?怎么从来没听说过这么个学院,华夏一般都是说学校,国外才有叫学院的,难道荆成凤是在国外读书的时候受的伤害?

如果是在学院里受到了侮辱,那么她说是她父母害的她也可以理解了,因为肯定是她爸妈把她送去读书的,可是为什么她会这样认为呢?正常的话,孩子遇到伤害就算是父母送去读书的,也不至于会觉得是父母让人那样对她的吧?

广安治疗癫痫病医院哪家好
南昌治疗龟头炎方法
雅安治疗白带异常医院
上海中大肿瘤医院在那个地段
去深圳益尚白癜风专科医院怎么走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