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社会

龙腾巅峰 第三十五章 残酷高台

发布时间:2019-12-04 14:23:41

龙腾巅峰 第三十五章 残酷高台

龙飞宇翻了一个白眼:“如果你不想换的话就这样穿着和我们出去,”

南宫璃沫嘟嘴道:“额……好吧,那我还是换好了……”

十一人将神火教教徒的衣服换上了,

南宫璃沫黛眉微皱道:“说真的,他的衣服好恶心啊,”

龙飞宇耸耸肩:“习惯就好了,南宫小公主,”

南宫璃沫哼了一声:“我才不是娇生惯养的小公主,我只是抱怨一下,我们走吧,”

众人点点头,混入了神火教教徒的人群中,

神火教教徒数量上千,根本就沒有意识到有人混了进來,此刻,大家都在欢呼着,而鬼皇也是很是期待的看着新人的上台,

鬼皇高声道:“桀桀桀,快些,将人送上來,”

很快,有十个人,被送上了广阔的高台上,那十个人,不过只是十一二岁的孩子,大部分是男孩,只有一个是女孩,

那十个人,被送上高台以后,一言不发,然而眼中看向了周围的人,目光中带着仇恨,

鬼皇阴测测的啰嗦了一句:“切,不要用那么仇视我们,你以后也会成为我们的一员,桀桀,”

龙飞宇看了看周围的人群,他们因为鬼皇的话而开始欢呼起來,但是虽然在欢呼,但是,每个人的眼中都是闪过了一丝不易察觉的悲痛,可以想象得到,他们在小的时候,也曾经上过这样的高台,也曾经有过这样痛苦的经历,

人就是这样,有的时候,自己痛苦了,看着别人像自己一样痛苦,心中会忽然升腾起一阵快感,

这样的心理,说不上好坏,只能说有时是一种无奈,如果真的可以选择,有谁又愿意选择差的哪一种呢,

就如同高台上的孩子们,

如果可以选择的话,他们怎么可能会选择互相仇视,

而那个女孩,也是出落得很秀气,如果可以选择,那九个男孩,也不会选择,对那个女孩残忍了,

鬼皇阴森的笑道:“桀桀,你们知道表演的规则了吧,你们十个人里面,只能够剩下一个人,剩下的人,活下來,死掉的人,喂给洪钟鳄,”

高台上的那十个孩子,听鬼皇说这句话的时候,充满仇恨的阳光忽然看向了鬼皇,

鬼皇摊了摊手:“桀桀,我也很同情你们,但是,这是教教里的规矩,我也沒有办法,”

孤魔面无表情的看着高台上的孩子,无动于衷,对于这些事情,他不感兴趣,只不过是走个过场罢了,

只不过,那个高台上的女孩,让他稍微回想起了,以前说要嫁给自己的那个女孩,除了这一点之外,就沒有其他了,

十个孩子中,一个较大的孩子道:“等一下,我们谁也不杀谁,看他们能把我们怎么办,”

那个女孩听了那男孩的话,说道:“嗯,好啊,等一下我们谁都不出手,”

那女孩的嘴角,终于出现了一丝笑意,而她的声音,却是很沙哑,沙哑到难听,那么一个漂亮秀气的女孩子,想來声音应该是很好听的吧,也不知道哭喊了多少次,声音才变成了这般难听的模样,

鬼皇仿佛听到了什么好笑的事情:“桀桀,天真吧,你们这些孩子,小屁孩就是小屁孩啊,”

鬼皇的目光扫过了全场:“桀桀,大家欢呼吧,我数到三,这个月的第一场好戏就要上演了呢,”

“桀桀桀,”无数的神火教徒

,发出了不由衷却又充满了快意的笑声、

“一、二、三,开始吧,小家伙们,”鬼皇的声音,仿佛一股阴风,他享受极了这样的过程,

人声嘈杂,仿佛鼎沸,

南宫璃沫轻轻拉了拉龙飞宇的衣袖:“我觉得那女孩好可怜哦……”

龙飞宇看了一眼南宫璃沫,低声道:“可怜的不止她,这里的人,都很可怜……”

南宫璃沫眨了眨眼睛:“呀,为什么,”

龙飞宇摇了摇头,沒有说话,

这里都是神火教的人,两名魂皇,百名以上魂王,神火教的战力,大大的超出了龙飞宇的想象,所以,尽量还是不要轻举妄动为妙,

龙飞宇的目光,看上了高台,

鬼皇也是如此,看着高台之上,感觉到了无比的兴奋,

高台之上的十个孩子,还是在原地站着,如同那个大男孩最开始说的一样,谁也不动,

但是鬼皇的眼中,一点也沒有着急的意思,好像这一切,都是在他的意料之中,

龙飞宇也是星目中闪过一抹精光,因为他已经感受到了,其中一个孩子的身上,露出了杀气,

只能活一个,否则的话,这副场景将一直僵持着,而鬼皇也是丝毫沒有着急,

所以,有一个孩子的身上,流露出了杀气,

很快,又一个孩子的身上,也流露出了杀气,那正是刚才说话的大男孩,

“呀,”第一个露出杀气的孩子,朝着大男孩扑了过去,

“桀桀桀桀,”鬼皇此刻,终于放声的大笑起來:“沒错,你们这些小傻瓜,连自己的亲人朋友都动手了,一面之缘的你们,会不动手求得一个生机吗,桀桀,”

大男孩开始反扑了起來,那个大男孩的力气也是最大的,一下子就将那个攻击他的男孩推翻了,

大男孩怎么会放弃这个机会,大喊一声,朝那个人扑了上去,

而其余的八个人,沒有出手,

“大家别动,这只是个误会,”那秀气的女孩开口说道:“如果我们现在乱了,就真的都活不成了,他们这些恶人不会给我们活命的,”

鬼皇丝毫沒有阻止那秀气女孩的意思,眼中的笑意却是越來越浓了,

而孤魔看了看高台上,则是皱了皱眉头,

这样的场景,每一个月都会发生,但是,毫无例外的是,不管怎么样,最后台上最终只会剩下一个人,或者一个都不剩,

那大男孩扑向了另一个男孩以后,却是忽然惨叫了一声,一把匕首在灯火的照耀下,穿过了大男孩的胸膛,反射着光芒,

“死了一个了,桀桀,”鬼皇笑道,

那拿着匕首的男孩站了起來,双目中,忽然出现了一抹冷酷,而拿着匕首的男孩,缓缓走向了剩下的八个人之中,看起來最强大的男孩,边走边道:“谁來动我,我先杀谁,”

八个人中最强大的男孩眼中闪过了一丝恼怒:“不是说好了都不动手的吗,”

那拿着匕首的男孩嘴角勾起了一弯笑:“我,要,活,下,去,”

那男孩在心里加了两个字:“报仇,”

拿着匕首的男孩,手里的匕首朝着那最强大的男孩扎了过去,

铛,

那最强大的男孩动作凌厉的将他的手掰断,匕首掉落在了地上,强大的男孩一脚踢中了他的肚子,捡地上的匕首,朝着他刺去,

噗,鲜血喷出,高台上,第二个男孩死去了,

这下子,只剩下八个人,而现在,最强大的男孩手中,却是拿着最致命的武器,沒有人能够放心那个最强大的男孩,除了那个秀气的女孩子簌簌发抖以外,其他人迅速的朝着那个拿着匕首的男孩扑去,

一时间,场面乱成了一团,

“桀桀,”鬼皇快意的笑着,

“啊,”

“我要杀了你,”

“啊,”

高台上,几个男孩血战着……终于,经过了一番残忍的厮杀,剩下了一个男孩,拿着匕首,奄奄一息……

十个孩子中,最后的男孩……粗粗的喘着气……

那秀气的女孩颤抖着身体,靠近了那男孩:“哥哥……你……你沒事吧……”

那男孩手中的匕首动了动……

“不要害怕,哥哥,我不会伤害你,你痛吗,”秀气的女孩颤抖的身体,看着那男孩……

男孩看了秀气的女孩一眼,女孩的眼中,写满了清澈……那最后的男孩摇了摇头,放松了一下,这一刻,他感觉累极了……

而一只匕首,忽然极快的刺进了他的胸口,

女孩握着匕首的柄,抚摸着那男孩的脸,道:“哥哥,你累了,睡吧……”

噗通,那男孩的身体倒下了……倒在了一片血泊之中……

女孩缓缓的站起身來……

至此,高台上,只剩下了女孩一个人……

“桀桀,”鬼皇满意的拍拍手:“演技不错,从头到尾都在演,心狠手辣,桀桀,我喜欢,”

九道神魂飞向了鬼皇,鬼皇满意的吸收着……

那女孩的眼中,还是显得如此的清澈,而她的相貌,看上去依旧秀气……

龙飞宇看了一眼南宫璃沫:“南宫小妹妹,你现在还觉得,她最可怜吗,”

“我……”南宫璃沫张了张嘴,却不知道说什么好……

“人心险恶……刚才高台上的东西,只不过是一个小江湖,家族里的斗争,商家间的斗争,也不过是跟那几个孩子一样罢了……”龙飞宇低声道:“如果……真的只有一个人能活下來的话……”

此刻,不夜灵队的眼中,皆是闪烁着愤怒的光芒,

这样的挑选方式,居然被他们叫做表演,,

太残忍了,这是对一个孩子,最大的心灵摧残,

不夜灵队,巴不得立即就除去这万恶的神火教,将其连根拔起,

只有宇文渊,眼中闪过了一丝的悲伤,

龙飞宇拍了拍他的肩膀,低声道:“宇文渊,你刚刚沒有放毒,你沒有把握,”

宇文渊摇了摇头:“那个叫鬼皇的,实力很高强,就算用所有的地狱散,也只能够毒死他一个人,但旁边还有另一名魂皇,以及上百名的魂王,如果我动手了,一旦被发现,兄弟们都冲不出去,”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