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社会

传奇故事刀客驼爷

发布时间:2019-07-12 19:10:54

传奇故事:刀客驼爷

传奇故事:刀客驼爷 首页多彩生活娱乐八卦汽车世界科技产业数码新品游戏动漫体坛风云军情解码社会万象健康养生 首页 / 多彩生活 / 传奇故事:刀客驼爷 传奇故事:刀客驼爷 Posted on 2015年7月5日 by new_notlee in 多彩生活 文:枯木老妖雪岭县城地处边关,这里一年之中有大半年时间是大雪纷飞的日子。在雪岭县城西北角有一家不起眼的小茶馆,老板人称“驼爷”,是个弯腰驼背、嘴歪眼斜、手哆嗦的老人。奇怪的是,在雪岭县城里,上到官府衙门、富商财主,下到平头百姓、街头乞丐,所有人见到驼爷都是毕恭毕敬的。这年冬天,因匈奴大军屡屡进犯,朝廷从京城里派来一位叫夏侯炎的将军到此地来镇守边疆。夏侯炎带着兵马进城的这一天,雪岭县县令赵文财带着全县的大小官员、衙役跪在县城大门外迎接。当夏侯炎骑着高头大马,带着众多兵卒从驼爷的小茶馆前经过时,正碰上驼爷端着一大茶壶隔夜茶从茶馆里面向外泼,一大壶冷茶全部泼在夏侯炎的马靴上。夏侯炎大怒,他旁边的护卫们一拥而上要把驼爷抓起来问罪。赵文财一看大事不好,忙跑到夏侯炎面前打躬说道:“夏侯将军,都是下官教民无方,下官代这个驼子给将军赔礼了。”夏侯炎感到很奇怪,这个驼子究竟是什么来历?堂堂县令竟然主动去为一个驼子弯腰。夏侯炎打眼仔细看了驼爷几眼,只见这驼子身穿粗布麻衣,脚踩一双旧草鞋,一头乱发,正毫不畏惧地歪着脑袋盯着自己看。夏侯炎挥手让护卫们放开驼爷,他悄声问赵文财,这个驼子有什么来历?赵文财扫了一眼驼爷后说:“将军,容下官回府后再细细禀告。”夏侯炎这才带着人马,在赵文财的引领下进了县衙。夏侯炎酒足饭饱之后,又向赵文财打问起那驼子的来历。赵文财告诉夏侯炎:多年以前,皇帝怕边关的少数民族造反,在这雪岭一带边关实行了“紧铁令”,严禁当地的百姓使用铁器。人们生火做饭只能用陶锅瓦刀。瓦刀本是用泥土烧制而成的,切菜、剁肉难免就会有破碎的沙粒掉下来。饭菜里有了沙粒不仅牙碜,还经常有小孩和老人被咯坏牙齿。更为主要的是,雪岭一带的男子多是以打猎为生,没有了铁器,单靠陷阱和套抓捕猎物,日子也变得越来越艰难。就在这时,从外地来了一位年轻人。此人擅长雕刻,他用木头雕刻出各种刀具的磨具。天寒地冻的日子里,只要把水倒入那些磨具中,不用一个时辰那水就变成了透明的“冰刀”。磨具做出的冰刀锋利无比,切菜、打猎无所不能。“冰刀”唯一不足之处就是易碎。年轻人为了让家家户户随时都能够用上新的冰刀,便日夜不停地雕刻磨具,终于积劳成疾一病不起。夏侯炎问道:“莫非那个卖茶水的驼背老头就是当年做冰刀磨具的年轻人?”赵文财点头道:“正是此人。可惜,他一场大病之后就变成了这个样子,再也不能为大伙制作冰刀的磨具。大家凑钱帮他开了这家茶馆,也算是将他供养起来。”夏侯炎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让赵文财万万没有想到的是,第二天一大早夏侯炎就命人将驼爷捆绑了起来,说是午后就要开刀问斩。赵文财听到消息后大吃一惊,忙跑去打问原因。夏侯炎冷笑着对赵文财说:“万岁爷不让这里的百姓使用刀枪铁器就是怕他们造反,驼子却用冰为大家制造出来刀具,这不明摆着是欺君之罪么?罪该万死!你作为县令不去将他治罪,反倒包容庇护,罪也不轻啊。”赵文财听完夏侯炎的话惊出一头冷汗。看来这个夏侯将军是个心量不大的人,他定然是记恨驼爷昨天将茶水泼到了自己身上,才找借口将驼爷治罪。赵文财忙跪在地上说道:“下官也是为了这里的百姓着想,万万不敢欺君犯上,还望将军明察。”夏侯炎正要继续发威,探子来报,说匈奴大军正向雪岭逼近,现在距离雪岭县城只有百十里的路程。夏侯炎这才骂了赵文财几句,慌忙带兵登上城墙准备迎敌。赵文财看夏侯炎离开后,忙跑到牢房去看望驼爷。赵文财见驼爷带着夹板,锁着铁链坐在牢房里,忍不住眼睛湿润了。这雪岭县从小孩到老人那个不感激驼爷的恩德呢?要知道,驼爷是为了雪岭县的百姓能过上好日子,才累得大病一场变成今天这副模样。赵文财靠近驼爷说到:“驼爷莫要着急,本县这就前去请求知府大人为驼爷主持公道。如果知府大人也爱莫能助的话,我就到万岁爷那里去击鼓伸冤告御状。”驼爷听完赵文财的话,也好生感动,他说:“赵县爷有这份心,老夫也就心满意足了。不过,赵县爷大可不必为了小民去告御状,因为凭他夏侯将军还真就杀不了我。”驼爷让赵文财从自己腰间取下一个红布包囊。赵文财打开包囊一看,顿时大吃一惊。那包囊里面装着的竟然是当今皇帝亲授的“免死金牌”,也就是说除了皇帝,谁都没有权利将驼爷处死,否则就是违背了圣旨。赵文财虽然不知驼爷这“免死金牌”的来历,但是有了这块金牌驼爷的命就算是保住了。赵文财忙招呼衙役给驼爷打开了夹板和铁链。赵文财正要让衙役将驼爷搀扶回家。不想,驼爷听说匈奴的部队前来进犯,不顾赵文财的劝说,一摇三晃急忙奔城墙而去。夏侯炎将军正在城墙上指挥将士们布防,突然看见驼爷摇摇晃晃地爬上城墙,他很是吃惊和恼怒。谁这么大的胆子?夏侯炎正要发怒,却见驼爷手里高举着金光闪闪的“免死金牌”朝着自己走来。夏侯炎也愣了,这个驼子到底是什么来头,竟然会有当今皇帝的“免死金牌”?夏侯炎顾不上多想,忙跪在地上,冲着金牌磕头。驼爷也不怪罪夏侯炎,他上前一把扶起夏侯炎,说道:“将军快请起。大敌当前,我们还是赶快商量退敌的大计才是。”夏侯炎再也不敢小瞧眼前的这个驼老头,他忙将驼爷搀扶着坐下来。更让夏侯炎惊讶的是,驼爷竟然精通兵法。驼爷对夏侯炎说:“匈奴骑兵长期生活在野外,擅长骑射拼杀,我们如果跟他们面对面的去作战并不占优势。匈奴骑兵长途跋涉来到这里,必然没有带太多的粮草。我建议咱们以守为攻,将他们冻死、饿死在城墙之外。”夏侯炎听完,连连点头称是。夏侯炎有心打问驼爷那块金牌的来历,驼爷却有意回避不答。两天过后,匈奴大军终于到达雪岭县城,并在县城外十几里处安营扎寨。夏侯炎听从驼爷的意见,无论匈奴的军队如何在城外叫骂,就是闭门不出。匈奴军队靠近后,夏侯炎便指挥将士们用弓箭射杀他们。虽然匈奴军队擅长射箭,但是他们在城下,夏侯炎的部队在城上,所以也沾不上什么便宜。几天下来,匈奴人几次进攻都被夏侯炎指挥将士们打退,双方也都是互有死伤。这天上午,就在夏侯炎为自己这以守为攻的打法暗自得意的时候,驼爷再一次找到他。让夏侯炎意想不到的是,驼爷竟然让夏侯炎传令下去,禁止向匈奴骑兵射箭,改用石头和滚木砸。夏侯炎忙问:“驼爷,这又是为何?”驼爷伏在夏侯炎耳边低语了几句,夏侯炎听罢半信半疑。驼爷起身鞠躬说道:“现在,雪岭县城的百姓们已经被我组织起来。最多坚持到天黑,我为将士们特制的箭羽就能够送上城墙。”驼爷果然是说到做到。傍晚时分,县城里的百姓们在驼爷和县令赵文财的指挥下,将新制作出来的成捆箭羽搬运上城墙。令将士们称奇的是,这些箭羽的箭头竟然是用锋利的冰凌制成的。原来,这几天夏侯炎在城墙上指挥将士们作战,驼爷也没有闲着。驼爷发现,虽然敌我双方都是用弓箭在相互射杀,但是遗留在城外的箭羽却少的出奇。驼爷再仔细一观察,原来那些箭羽都被匈奴的士兵捡回去了。驼爷恍然大悟,那些匈奴骑兵远道而来,必然没有办法大量携带铁箭,他们是把我们射过去的箭羽捡起来后,再反过来射杀我们的将士。驼爷找出他当年为猎人们制作的冰箭头磨具,又将城中百姓召集起来,为将士们赶制出这几十捆冰箭。驼爷对夏侯炎说:“夏侯将军就让将士们用这冰箭尽情地杀敌吧,这冰箭头射入匈奴人的体内就会融化掉,射在他们的盔甲上就会碎掉,这样他们再也不能用我们的箭羽来杀我们的将士。夏侯将军请放心,城中的百姓会连夜制作冰箭,并将冰箭源源不断地送上城墙。”匈奴的将军见到城中射出的冰箭也很奇怪,他起初还认为是城中的箭羽已经用完。匈奴将军哈哈大笑着对手下们说:“城中已经没有箭羽,不出三天,我们就可以坐在雪岭县的城墙上喝庆功酒了。”直到两天过后,匈奴士兵手里的箭羽差不多都射完了,匈奴将军才惊呼上当。匈奴将军只能眼看着自己的将士被城中的冰箭射杀,却又无法还击,再加上他们带来的粮草越来越少,光靠吃那些死去的战马也无法维持太久。匈奴将军只能很不甘心地下令全军撤退。打退了匈奴大军,驼爷自然是立下了头等大功。县令赵文财摆下酒宴为夏侯将军和驼爷庆功。酒宴之上,夏侯炎对驼爷说,他要将此事上报皇帝,为驼爷请功。不想,驼爷饮下一杯酒,淡淡一笑对夏侯炎和赵文财说:“请功就免了吧。我这么做,都是为了雪岭县城的百姓们免遭匈奴骑兵的屠杀。还请夏侯将军和赵县爷为小民准备好夹板、刑具,有这顿酒饭垫底,明天一早我就随同夏侯将军一同前往京城向万岁请罪。”驼爷这么一说,可把夏侯炎和赵文财给说呆住了。莫非,驼爷腰间的那块“免死金牌”是假的?驼爷边喝酒,边向夏侯炎和赵文财说开自己的身世。原来,这驼爷竟然是当今皇帝的亲哥哥。驼爷的父王驾崩后,他们几兄弟为了争夺王位相互残杀。最后,掌握着重兵权的六王爷,也就是驼爷同父异母的六弟终于打败其他的王爷,登上了皇帝的宝座。六王爷当上皇帝后,本来是要将驼爷处死的。驼爷跪在六王爷面前发誓,要远离京城、隐居山林,从此再也不与皇帝和朝廷作对,六王爷这才绕他不死。毕竟是血肉相连的亲兄弟,驼爷离开京城前,皇帝将一块“免死金牌”赐予他。皇帝深知驼爷精通兵法,他对驼爷说:“只要你今后不再带兵,无论犯下什么样的大罪,我都可以免你不死。否则,五马分尸。”于是,驼爷才一个人来到这边塞雪岭县城。当驼爷得知皇帝担心边塞少数民族造反,在雪岭县城一带施行了“禁铁令”,当地的百姓因为不能使用铁器苦不堪言之后,一直都很忧虑。那天,驼爷偶然发现破碎的冰凌竟然像刀锋一般锋利,他就动了为百姓们打制冰刀的心思。驼爷当王爷的时候就非常喜欢雕刻,于是他便发明了冰刀的磨具。雪岭县城一年之中有大半年时间都是天寒地冻的日子,这样百姓们至少有多半年的时间不用再为没有铁器而发愁了。驼爷讲完自己的身世后,说道:“如今我违背皇帝的圣旨带兵打仗,这才是不可宽恕的死罪啊!”说完,驼爷端着酒杯走出县衙,他说是要跟这雪岭县城的百姓们道别。第二天一大早,驼爷面带微笑坐在囚车里,在夏侯炎的押解下前往京城去向皇帝请罪。雪岭县城外,赵文财看着渐渐远去的囚车,忍不住泪流满面。雪岭县城的百姓们更是黑压压地,冲着驼爷远去的背影跪倒一大片。 文章导航Previous Previous post: 张柏芝、谢霆锋和王菲,怎么都能在一起!下一条 Next post: 民间故事:金毛灵猴 本站CDN由UPYUN又拍云强力驱动. 关于我们 | 加入我们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 爪游控 版权所有. 陕ICP备号-1 Top

eclipse安卓开发小程序
如何做好网络营销
微信怎么制作小程序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