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情感

玄天战尊 正文 第三卷_第2122章 调戏鱼乐

发布时间:2019-10-12 17:32:00

玄天战尊 正文 第三卷_第2122章 调戏鱼乐

“鱼乐啊,其实我也不嫌弃你长得丑,我爹非得逼着我安心读书,不给我派侍女过来,不如你就给我当个侍女算了,我保证以后你有的是资源修炼!”韩宇觉得现在他无耻的样子应该还挺可爱的吧?

只是在鱼乐眼里,她恨不得撕碎了韩宇,但是却只能咬牙切齿的强行忍住。

韩宇见到鱼乐不搭理自己,也不肯罢休,说道:“你看我都给过你机会了,你竟然还不珍惜,你说你人都是我的了,还长得这么丑,怎么会有人要你?如果你能把我伺候舒服了,以后我肯定念及旧情,会让你跟在我身后的。”

嘎嘣!

鱼乐险些咬碎了自己的牙,可她知道自己这会绝对不能暴露身份,要不然就前功尽弃了。

见到鱼乐还不说话,韩宇嘿嘿一笑,自顾自的站在那喋喋不休,让旁边的学生都觉得心烦不已。

但现在监院在远处讲话,他们也不敢发出声音,只能不停的扭头愤怒或者嫌弃的瞪韩宇。

而韩宇则是笑嘻嘻的完全不在意。

终于,到了该两个学院的学生比试的时候了,诸多学生偶开始紧张,韩宇也平静下来。

因为两个学院毕竟还是以读书为先,所以这次比试的很大一部分是答题,到了后期才会是真正的战斗。

监院站在高台上,笑眯眯的看着下方说道:“我知道大家肯定都等着急了,现在我们的题目已经开始准备了,只要打开之后,你们就可以抢答了,将你们的答案写到各自手里的白玉牌上就好,明白了吗?”

两个学院的学生都是连连点头,然后安安静静的坐在早就铺好的地毯上,等待着两个学院的夫子放题目。

韩宇也老老实实的坐在毯子上,鱼乐因为没有人愿意挨着她的原因,只能跟她最厌恶的韩宇坐在一起。

韩宇不停的朝着鱼乐嘿嘿坏笑,那模样要多欠揍有多欠揍。

很快,夫子将题目放出来了,一道巨大的光幕在天空中展开,上面写的一幅上联。

韩宇有些懵,这算是什么比试?

事实上,不光是他,就连那些学生都懵了,这也太简单了一些吧?

这些学生能来到这里,就肯定是经过千挑万选的,别说对个对联,就算是现写个文章都不成问题!

但现在竟然只是写个对联,这不禁让他们觉得有些憋屈。

虽然如此,但学生们也只能老老实实的开始在白玉牌上写,只是但他们开始往白玉牌上写答案的之后,这些学生才发现,原来事情并非他们想象中那么简单。

这白玉牌显然是被那些夫子动过手脚,根本不能用普通的办法写字,只能用浩然正气!

而且这答案也不是胡乱写的,他们必须要将自己对答案之中所包含的东西完全理解。

比如写一个‘地’字,这些学生就要掌握相应的法则才行。

不是儒道学生就可以不用学习法则,他们也是修者,也需要依靠法则将自身完善才行,浩然正气只是它们接触法则的另外一种方式而已。

就好像是修炼一途,每个人有不同的方式,但大体上还是想通的,全都是利用法则之力改善自身。

学生们明白了这次比赛的含义,韩宇也明白了,无论是监院还是房泽秀,都没有在意过他是不是会被发现,他们都在拿出全部的注意,和对方比试。

发现自己遇到两个坑队友的韩宇,不禁满是绝望,他知道自己要不会拥有了浩然正气,可能就要死在这里了。

虽然无奈,但也只能老老实实的答题。

韩宇将自己那点可怜的浩然正气聚集起来,在白玉牌上写字,对于那些法则的运用他倒是熟练。

可问题纵然是熟练,也没有办法依靠,只能笨拙的在白玉牌上写下几个歪歪扭扭的字。

就在韩宇以为自己大概是全场最差的人之后,他发现旁边不远处的鱼乐竟然也是这样,她的浩然正气甚至还不如自己!

这不禁让韩宇松一口气,随后扭头看向别人。

那些学生虽然轻松,但也好不到哪去,毕竟这白玉牌只要写错了,需要消耗的力量就十分巨大,而改动已经刻上去的内容,更加麻烦!

就在韩宇一边努力刻画,一边偷看别人的时候,竟然有几个人已经将手里的白玉牌举起来了。

有兰若院那边的,也有圣人书院这边的,但总归是前者多一些。

韩宇倒是没有想到,这些学生竟然这么厉害,心里不禁产生一些危机感。

倒不是怕这些学生超越了自己,而是害怕一会在场上碰见,会不会被狠揍一顿?

韩宇正担忧的想着,却已经有越来越多的人正在上交白玉牌了。

很快,就在韩宇写最后两个自己的时候,全场已经只剩下他和鱼乐两个人了。

这一下,圣人书院的那些夫子不禁有些皱眉头了,而韩宇也是欲哭无泪,他最害怕的场面出现了,所有人都在盯着他们两个,现在就算是韩宇想躲也躲不了了。

尴尬的拼命写完最后两个字,韩宇将写的歪七扭八的白玉牌交上去,而鱼乐偏偏也在这个时候写完了,跟着韩宇一起走向高台。

韩宇小心翼翼的偷看了一眼鱼乐手里的白玉牌,发现虽然鱼乐回答的很慢,但竟然写的还很是工整,这不禁让他觉得有些丢人。

但韩宇不知道,他此时的模样更加丢人,眼睛一直在悄悄的盯着旁边的同学,他自以为做的天衣无缝,却被所有人看的一清二楚。

“咳咳,两位同学都已经写完了啊?”负责收白玉牌的那位负责咳嗽一声,惊得韩宇急忙回头,却恰好看到夫子狠狠的瞪了自己一眼。

而鱼乐则是淡然的将白玉牌交上去,然后回到了队列之中,韩宇自然也跟过去,不过他明显看到夫子见到自己白玉牌的时候

,眉头狠狠一抖,双手也下意识的捏紧了一些。

韩宇回到队伍之中后,等待着那些夫子聚集在一起将所有的白玉牌审核完毕,和其他人或是淡定,或是起到自己通过不一样。

韩宇期盼着自己千万不要通过,祈祷着夫子一定看不上他写的那些破玩意,要不然接下来的比试就更加尴尬了。

但悲剧的是,随着夫子放榜,表示这次所有人都通过了,包括韩宇和鱼乐在内。

韩宇想要捂脸痛哭,但他知道现在自己不但什么都不能做,还要装出一幅高兴的模样来。

通过了第一场的比试,夫子立刻将场地对换,两个书院的学生们两两相对,然后进行辩驳。

谁若是能辩的对方哑口无言,就算是胜利了。

“夫子,这是不是有些不公平,对面那些家伙平时就想着怎么做臣子,然后给皇帝谏言,我们该怎么辩的过他们?”

就在圣人学院入场的时候,也不知道兰若院那边谁喊了一句,顿时引得所有兰若院的学生都是哈哈大笑。

因为所有人都知道,儒道一共有两个分支,一个就是皇权霸路,一个是夫子德心,但第二种总会被认为是第一种的附庸,那学生也是用这个流言在嘲讽圣人书院。

就在圣人书院众人都有些尴尬的时候,站在最前方的一个少年却微微笑道:“是啊夫子,我们也觉得不公平,这些自幼被人灌输了要好好学习,将来继承家业的少爷们,可怎么辩的过我们?”

这话也是根据一个传言反击的,因为兰若院的那些学生大多都是富家子弟或者王公贵族的家世,所以很多人都嘲讽他们只是为了来这里继承家业,然后装模作样的学习一下。

毕竟这么多年来,兰若院培养的真正帝君虽然多,但堪比陈王、秦皇这种人还是几乎没有的。

所以走皇权之路的兰若院,就渐渐别人觉得只能让学生继承,其实根本培养不出来真正的帝君。

这下好了,一比一平了,还没有入场就这么激烈,韩宇觉得一会入场之后还不见得会是什么样。

正在韩宇满时担忧的坐在座位上之后,他的面前坐下了一个很是傲慢的女孩。

见到竟然跟自己辩驳的是个女孩,韩宇顿时松口气,虽然女孩容易牙尖嘴利,但若要说辩驳天下大事,还真是男人比较拿手一些。

就在韩宇坐在那,想要开口说话的时候,对面的女声却满是厌恶的看了一眼不远处的鱼乐,然后说道:“真没想到你连那种恶心的女人都能看的上,看来你也不是什么好货色。”

韩宇耸耸肩:“我也看得上你,那你要不要试试我是什么货色?”

“哼!你以为我跟某些人一样,是那么随便的女人吗?再说了你是什么东西,竟然还想要追求我,真是不知死活!”女孩一脸的鄙视。

而韩宇却嘿嘿笑道:“你是不是随便的女人,我可得问问兰若院的那些学生,谁知道你在学院里跟几个王公贵族家的子弟大被同眠过了?至少鱼乐还算是个处子吧?”

“混蛋,我也是世家子弟,哪里用的着去巴结别人!”女孩满是愤怒的叫嚷出声,这一下引得周围好多学生都看了过来。

泰州治疗牛皮癣费用
赤峰治疗性病的医院
聊城治疗白带异常费用
泰州治疗牛皮癣医院
赤峰治疗性病方法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