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女人

戒中山河 第一百二十三章 何时出嫁-

发布时间:2020-01-16 21:03:41

戒中山河 第一百二十三章 何时出嫁?

“萧族长,都在这里,我这便给你。”裴兴见萧云升有意,当下连忙从空间戒指中拿着东西,不过他的动作却被萧云升阻止了。

萧云升深深的説道:“将你的空间戒指解锁了。”

“啊……萧族长,我真的一无所有了,就剩下……”裴兴乞求着。

萧云升冷冷的説道:“我只説最后一句,再不拿来,就直接杀了你。”

“不要!我给,我给……”裴兴吓的魂飞魄散,哪里还敢讨价还价,连忙就解锁了空间戒指递给萧云升。他提心吊胆的看着萧云升,xiǎo心翼翼的説道:“萧族长,我什么都给你了,你饶了我吧……”

萧云升根本就没有听到裴兴的话,他的灵识已经一把沉入到了空间戒指中,裴兴倒也没有骗他,里面果然只有两瓷瓶的金露花液,另外白玄石倒是堆了一大把,其他的宝贝却没有他看得上眼的。他回过神来,看着裴兴冷声问道:“你刚才使用的那枚纯元珠呢,怎么没看到?”

裴兴连声説道:“萧族长,你有所不知……最近欧如海参研出的一门功法,这种功法可以用精神力凝练纯元珠,不过却十分的困难,欧族长竭尽全力也不过是凝练了四枚,我好説歹説才求得了其中一枚的……”

“噢?这么説欧如海手中还有三枚纯元珠了?”萧云升的目光一沉,刚才他可是充分领教过这种纯元珠的威力的,基本上一枚纯元珠便足够毁掉他的一只白色手套,像刚才裴兴如果发出第二枚的话,他的背甲估计便要报废,而如果发出第三枚的话,他则是必死无疑了。如今欧如海竟然拥有着三枚纯元珠,那后面的厮杀对他来説可是相当的不妙了,尤其欧如海还是铜丈境中阶的修为!

“是的,我万万不敢欺瞒萧族长!”裴兴説道。

萧云升目光一抖,又深深的问道:“我的身世你也是知道的,快告诉我,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不説就杀了你!”

裴兴有些激动的叫道:“萧族长,这事情真的和我没有半分关系啊,都是那个高先生怂恿着欧如海对付你的,当年的事情我也根本没有插手啊,一直是林风泽负责着办这件事情,萧族长要杀就去杀他们好了!”

“行了,少给我废话,你听清楚我的话,我的身世到底是什么?你们为何要这般处心积虑的对付我?”萧云升的目光已经越来越寒了。

裴兴连声説道:“我是真的不知道什么,只是听欧如海説过安xiǎo姐身份万分高贵,然后萧族长你是个贱……乃是安xiǎo姐的敌人。至于安xiǎo姐为何高贵也没有细説,只是表明安xiǎo姐乃是我们只能仰视的大人物,一定要恭敬到极diǎn……”

“当年欧如海交代事情的时候还曾反复反复叮嘱要秘密行事,悄悄的来到碧云族落,先了解清楚叫做‘萧珠佩’的女子是谁,然后再将信件传到安xiǎo姐的手里,尽量不要惊扰了任何人,我对这事情也一直奇怪得很呢……后面听説安xiǎo姐自己去找高先生了,我自始自终更是连她一面都没有见过,要不是几月前这事情忽然被翻出来,我都几乎要淡忘这件事情了……”

“那高先生又是谁,快説!”萧云升紧紧的一咬牙,他胸膛剧烈的起伏了几下。

裴兴苦巴着脸,説道:“萧族长,那高先生我们无非也就是见过几面,只知道欧如海对他十分重视,其他的一概不知啊,我以前也十分好奇,向族长打听高先生的来历,谁知道欧如海脸色大变,马上就严厉斥责了我,此后我是再也不敢提这件事情了……”

萧云升的目光不住闪动着,深深的説道:“这高先生到底是什么身份,就算是什么大人物,也不至于让欧如海那般忌讳的怕説出来啊……”

“萧族长,我説的句句都是实话啊!我哪里敢欺瞒您啊!”裴兴连连叫屈,顿了一顿,又连忙説道:“萧族长,你去问欧如海,肯定什么都出来了!”

萧云升深深的看了裴兴一眼,没有发现裴兴説谎的疑diǎn,看来一切的疑问都要从欧如海那里才能入手了……他想起林梓瑜的事情,问道:“听闻梓瑜姑娘要嫁给什么元公子,那元公子又是什么人,当真那么残暴吗?”

裴兴説道:“这个我乃是知道的,那元公子叫做左元豹,乃是邦外金蚕宗的人,是其内左供奉的独子,身份虽高,不过长相丑陋,生性凶残无比,最好虐待女子,谁想到他忽然看上了梓瑜这孩子,欧如海想要巴结金蚕宗,接受了这门亲事,这不是将梓瑜往火坑里推吗,我已经劝过欧如海好多次了,可惜他一意孤行……”

“萧族长不知,梓瑜这孩子有多痛苦,反抗了几次都被抓回来了,更是被欧如海关押进了地牢中……”他神色复杂的看了萧云升一眼,明显怀疑萧云升和林梓瑜有私情。

萧云升目光闪动了一下,直接问道:“她什么时候出嫁?”

裴兴説道:“我离开的时候正赶着左元豹带人前往了骆峰族,不出意外应该是左元豹离开的时候将梓瑜直接带走吧……”

“这么快……”萧云升眉毛皱了一皱,林梓瑜终究对他有恩,不管如何他还是希望能帮上林梓瑜的,只是如何帮却成了一个难题,现在他连欧如海的事情都没有解决……他深深的看向裴兴,问道:“前几天我族中的朱婉玉朱部头被人带走了,可是你们骆峰族做的事情?”其实他早就料到了这件事情,现在这么一问不过就是走个过场。

“朱部头?”裴兴惊叫了一声,马上便想起来了,説道:“朱部头啊,我听林风泽説过这事呢,身份高贵得很,乃是关外明镜谷的子弟,不知怎地流落到了我们四方邦这个xiǎo地方,我们本来是准备等……弄完了萧族长这边的事情,再千里迢迢出关通报这个消息呢,现在倒还没有着手去办……”

“什么!你们没有通报!那些人又是谁!”

(ps:感谢“我爱大奶子”打赏5000支持)

黄山市中医医院
赤峰松山中蒙医院
长沙哪家医院治疗白癜风
九江治疗妇科医院
武汉最好的癫痫病治疗方法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