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影视

落马高官最后一搏

发布时间:2019-08-19 10:21:08

核心提示:众多落马高官中,原国家发展改革委副主任、原国家能源局局长刘铁男成为这一年度反腐浪潮中的一个标记。

众多落马高官中,原国家发展改革委副主任、原国家能源局局长刘铁男成为这一年度反腐浪潮中的一个标记。而实名举报他的原《财经》杂志副主编罗昌平也开创了以媒体人身份微博实名举报高官的草根式反腐的先河,舆论甚至以 举报副部级官员第一人 冠之,足见其这次举报的象征意义深远。

罗昌平多次提到他对举报的得失评估,也曾用 桥牌理论 做过最坏打算, 举报结果其实受到了时机选取、大的环境、边际效应递减因素的考虑等。

由于举报甚为轰动,且是反腐的新样本,今年,罗昌平以 刘铁男 中的 铁 隐喻成书 《打铁记》。书中详述了他举报刘铁男的前前后后,以及自己作为一位媒体人对舆论变迁及推动社会进步的感悟和观察。

但是对于这位低调官员的描述仍屈指可数。在从高位跌落前,刘铁男经历过怎样的博弈和内心挣扎?落马的背后又有怎样的必然?

仕途末路

刘铁男被带走的场景,流传多个版本。

据中国新闻周刊报道,201 年5月11日,周六,上午,国家发展改革委加班召开办公会议,刘铁男照常在会议上作了关于产能过剩的报告,会上他要求: 严格掌握、审核工程项目资金、贷款的程序,要避嫌、要经受业内监督,不要玷污发改委形象。

刘铁男还说: 在发改委重要岗位上,要正气、要清白,要自觉远离金钱、女 惑才能饭吃得香、觉睡得好、路走得稳。

说完后,与会人员并没有像往日一样鼓掌、附和。刘铁男仍很镇定地说: 如果说得不对,请大家批评,如我有违规、违法事,大家不用怕,要举报。

会后,包括刘铁男在内的数位国家发展改革委领导被留下来,而调查部门也适时出现,宣布了对刘铁男的 双规 决定。宣读过程中,刘铁男异常平静,表示配合组织调查,只是提出自己心脏不好,希望得到照顾。

在此版本基础上,尚有源自网络而被香港商报使用的一个未经证实的细节:上午会议结束后,下午,刘铁男与妻子在办公室用碎纸机切碎整理出来的资料,调查人员撬门进入,刘跪地后认罪。

刘铁男被带走调查的另一版本源自《中国企业家》的报道。报道称,5月11日晚11时,中纪委办案人员进入其木樨地(北京的地名)公寓,将刘铁男夫妇一并带走。

种种版本都未获得官方确认,但就在5月12日,刘铁男的办公室和住宅一并被查封。也正是在同一天的上午11时,中纪委传出了其落马的消息 刘铁男涉嫌严重违纪,目前正在接受调查。 同时,中组部发布消息称,刘铁男的国家发展改革委副主任职务被免。

实际上,早在今年 月,刘铁男就卸去了兼任的国家能源局局长职务,但仍留任国家发改委党组成员、副主任。

据《南方周末》报道, 月18日,在国家能源局召开的干部大会上,原电监会主席 接替刘铁男出任国家能源局局长。 在就职演说中,称打铁还需自身硬,将 严格要求自己,严格要求家属和身边工作人员 , 清清白白从政,堂堂正正做人,兢兢业业做事 。当场,刘铁男也做了发言,表示 拥护中央决定 ,他略带哽咽地说自己工作做得不够好,同志们很多问题也没解决好。

他的这番话并未挽回其落马的命运,尽管在随后几个月内,其将落马的消息传遍网络,但刘铁男被带走调查并被免去职务的动作依然令人颇感突然。

实际上,许多落马高官被带走调查时,都颇为 突然 。此前,本报关注过的前南京市市长季建业被带走调查前,仍在睡梦中。

当然,也有 孤立事件 ,比如王立军案。2012年2月6日,前重庆市副市长王立军进入美国驻成都总领事馆,滞留1天后,在中央斡旋下走出领事馆并被带走。

危机公关

近几年,中国官员的言行逐渐体现个性化,被称为 个性官员 。但是,低调官员仍占绝大多数。

刘铁男无疑是后者。2010年1月11日,刘铁男接替张国宝成为国家能源局第二任局长。外界称,他是唯一一位熟悉能源领域,又熟悉宏观经济运行的官员。

他为人低调、不喜张扬,也不喜欢与媒体打交道。 接触过他的人曾说。

可见的一次是在他落马前访问俄罗斯的过程中,曾接受了随团记者的采访,谈及能源问题。

此次舆论呼啸而来,使他乱了分寸。

2012年12月6日,北京时间11点01分,罗昌平微博实名举报刘铁男。

同时,也就是俄罗斯当地时间12月6日7点01分,刘铁男正常参加一次闭门会议。

刘铁男知道自己被举报一事,是在会议之后。据罗昌平在《打铁记》中所述,实名举报1小时后, 国家能源局政策法规司司长曾亚川已然知晓。之后,曾亚川单线与远在莫斯科的 (刘铁男秘书)联系。而刘铁男仍在会议中。

《打铁记》中记述, 一名外访团的成员回忆,刘铁男当天没有同团共进午餐,即使隔着密封的大门都能听到他的咆哮。

但是,其他随团人员注意到,当天再次露面的刘铁男很是镇定,甚至和下属聊起对能源局工作的看法。他认为, 能源局需要理顺人员配置,创建好的做事氛围。能源局内部一直有观点认为:一些司局领导职数空缺,不利于工作开展,比如新建的核电司甚至只是一张空牌子。

其实,刘铁男在获知被实名举报的第一时间就通过越洋电话命令国家能源局新闻发言人曾亚川立即 辟谣 。

而曾亚川向《新京报》发出对罗昌平举报的回应时间,正好是莫斯科的中午。 辟谣 的内容是: 我们正在联系网络管理部门和公安部门,正在报案、报警。将采取正式的法律手段处理此事。

12月6日傍晚时分,国家能源局官方网站放上刘铁男与俄罗斯能源部长签署合作文件的照片,并通报称:刘铁男正随中央纪委书记 出访俄罗斯,出席中俄能源谈判代表第九次会晤并签署相关合作文件。

但不久后,照片及新闻通报即被从网上撤下。

显然,刘铁男采取机关新闻发言人统一口径的 危机公关 手段半路夭折。

2012年12月9日,寒风萧索。刘铁男结束俄罗斯访问抵达北京,而罗昌平在《打铁记》中回忆称,当时,他正在荒凉的庭院中清扫枯叶,对刘铁男的动向一无所知。 直到一个没有显示的来电希望我赶往西二环,完成举报笔录。

在劫难逃

从现在来看,如果不是罗昌平的强势介入,刘铁男的落马或许仍有颇多变数。

毕竟,官员的保身本能在这场博弈中的作用不可忽视。

事后,罗昌平分析在这种舆论博弈战中,人际互动、报刊和广电等媒体以及移动互联和社交网络三种舆论场起到的联动效果,正在呼吁更为合理的政治参与机制。

舆论一旦掀起热潮,刘铁男回天乏术。

其实,最早涉及刘铁男的举报可追溯到2012年5月。当时,部分国家发展改革委退休高官联名签署了举报刘铁男涉嫌官商勾结骗贷的举报信,直接送达中纪委。在举报信上签名的退休官员均随后接受了中纪委约谈。之后,中纪委对刘铁男涉嫌贪腐展开了调查。

2012年10月底,国家发改委人事司一位副司长在赴中共中央组织部领取国家发展改革委系统全国政协委员候选名单时得知,刘铁男不在该名单中。2012年11月中共十八大上,刘铁男也没有被列入中央候补委员的候选人名单。

而这期间,刘铁男主动向纪检部门写过材料,而且据媒体报道,在卸任前的 个月里,其一改当初 压着项目不批 的工作风格,突击核准了近50个能源项目。

据国家发展改革委官方网站信息显示,新审批的能源项目涉及水电、风电、煤矿、热电厂、油气管道、电网输送项目等。当中既包括能源央企的投资项目,也有地方政府的规划项目。

同样在这段难熬期间,曾有人到罗昌平和《财经》杂志记者张鹭两人的湖南老家进行调查, 他们用很温和的方式,说我家有几口人,还有一些特定的信息,等等。除此之外没有其他威胁。

在《打铁记》中,罗昌平详细说到老家被调查时更为细致的细节:中间人传话给他说, 你既没有背景,也没有人,不查你查谁?

与此相比,前重庆北碚区委书记雷政富的 公关术 则更显拙劣的江湖气。雷政富通过一社会人士公关举报人,不但未能成功,反而越陷越深,上演了一出轰动全国的 闹剧 。

时隔9个月后,201 年8月8日新华社报道称: 经查,刘铁男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为他人谋取利益,本人及其亲属收受巨额钱财;违规为其亲属经营活动谋取利益;收受礼金礼品;道德败坏。

而这9个月的煎熬,罗昌平的感慨正如其在微博中的一句话:过渡时期多有层次感,阳光一出,乌云必散。

宝宝口舌生疮
小孩子经常流鼻血是怎么回事
婴儿有眼屎
血栓的前期症状有哪些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