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时尚

重生凤舞九天 第六百八十七章 入住云岚宗

发布时间:2019-09-13 19:38:13

重生凤舞九天 第六百八十七章 入住云岚宗

孟奇显然有些不高兴,蹙了蹙眉头,靠近陆天元,仰着头轻声说道:“我有些不舒服,不想游湖了!”

云苓回头看着孟奇,有些不高兴的问道:“刚刚出门的时候,你不是还好好的,游湖还是你提出的,这会怎么就……”

“改日吧,我看今天也不是游湖的好日子。”依然是阴沉着的脸,依然是那冷冷的语气,陆天元瞥了蝎子一眼,开口道。

云苓一脸不解的看看孟奇和陆天元,又看看蝎子,见蝎子冲着她耸了耸肩表示不知原因和无奈,便更加疑惑了。蹙起眉头,转而用胳膊肘轻轻撞了一下陆天野,提高了些嗓音,问道:“那你呢?是游湖,还是不游湖?”

陆天野的眼神在每个人的脸上扫了一圈,咧嘴一笑,道:“我看还是算了吧,我一个大男人配了两个美女,艳福太多,会招人妒忌的,我可不想成为花语城的公敌!被人叫做花花公子!”

“一天到晚围着漂亮姑娘转,一日要去两趟青楼的陆家二公子此番倒是正经起来了,不去就不去!谁稀罕!”云苓嘟了一下嘴,一副不高兴的样子,转身,看向蝎子又展开笑颜道,“蝎子,游不成湖,我正好带你去参观一下我们云岚宗,我们云岚宗的风景在花语城可是数一数二的。”

蝎子点了点,冲着陆天元和陆天野福了福身,表示招呼,回头定睛看了孟奇一眼,见孟奇有意将目光转移。蝎子嘴角扬起一丝冷笑。跟在云苓向着于他们相反的方向走去。

“你和孟奇怎么啦?以前总像连体儿似的。看得我都嫉妒,现在为何总是感觉怪怪的,孟奇好像特意躲着你似的。”云苓一面走着一面漫不经心的问道。

蝎子微微一笑道:“这个你应该去问孟奇,我怎么知道?”

“这也是,对了,我收到消息秦家遭人灭了,应该是你做的吧?你的动作还真是快,话说出不过三天的功夫!”云苓将头往后仰仰。看着蝎子,一脸崇拜的模样说道。

“你收到消息啦?”蝎子依旧是那淡淡的微笑,漫不经心的敷衍道。

云苓向后退了两步,和蝎子并肩走着,兴致高涨的回道:“怎么可能没有收到消息呢?整个东荒大陆怕是都传疯,虽说风城在东荒只能算是中等的城市,但是秦家在东荒家族排行榜上还是占一席之地,况且,灭人整个家族这种事在东荒已经很久没有发生过了。”说着说着蹙起了眉头,用手捏着下巴。做出一副思考状的说道,“不过。传言还是有些出入的,说当日灭秦家的是树皇一族,至于原因说法很多,但大多都是人们的臆测,至今,树皇一族也没有给出一个确切的说法,更加没有公然承认这件事,使得这件事更加扑朔迷离。蝎子,你和我说,灭秦家到底是不是你,怎么好端端的牵扯出树皇一族啦?”

蝎子忽然想起当日秦公子说过的话,若是有人事先通知了秦家,出卖自己,那这个人只有可能是那日在孟奇屋中的几个人,陆天元、陆天野、孟奇、云苓和自己,除了自己外其他四个人都有可能性,当然四个人都瞧着不像,蝎子偏过头看向云苓,脸上换了一副笑容问道:“云苓,你是何时知道我灭了秦家的?”

“我还是十天前听王哲说的,当时王哲还说是秦家太嚣张,旗下门客太多,终招树皇一族的不满,引来杀身之祸,但是我知道不是这么一回事,不过,你放心,在云岚宗,我只字未提秦家和孟家的恩怨,更加没有说你和这件事有关,所以呀,你不需要有负担,不会有人把你和这件事连到一块的!”云苓宽慰蝎子道。

“对了,你有没有去过风城,这次我去风城只顾着办事,也没好好看看,改日我们去那里玩玩如何?你做我的向导。”蝎子继续试探道。

“那里有什么好玩的,我以前和王哲常去,我们云岚宗在那里有生意往来

。那里呀除了有个十里坡神秘点,还特别危险,没有人赶去外,没有一处有我们花语城好看的!”云苓回道。

“没意思,那你和你的王哲师兄为何常去啊?用鹰传信就好了,一日千里,当日便可收到那边的消息了!”蝎子嘴角含笑的说道。

“鹰?呵呵呵呵!”云苓不屑的冷笑一下,接着颇为得意的说道,“我们云岚宗才不会用那么笨的家伙,万一被那个飞行灵兽什么袭落,或者被哪个武者截获,那不是要损失惨重啦?我们云岚宗有一种秘术,借住穿梭草,可以定点空间转移!”

“定点转移?”蝎子疑惑道。

“其实在东荒大陆上运用于空间转移的植物很多,通常是配合秘术使用的。我们家族培植的种空间作物就是可以瞬间转移到一个地方的穿梭草,不过要在那个地方种上同样的穿梭草才行,就是点对点的传送。通常和我们有生意往来的家族,我们会送一株我们云岚宗特有的穿梭草给他们,让他们种植在方便的地方,这样我们就可以通过这相呼应的两株穿梭草瞬间到达那个家族。通常我们会提前一天在那传送穿梭草上撒上秘制的药水,那边的植物便会提前开花,表明我们这边有人要过去了。这样,不会冒失,当然植物送了,秘术未送,所以那穿梭草在那些家族中也仅仅是一颗景观植物,不可能通过它自行来到云岚宗,云岚宗也不用担心有莫名的人忽然出现,骚挠。”云苓耐心的说道。

蝎子一边听着云苓的述说,一边观察着她的神情,同时用精神力锁定她的气息,情绪波动,可是问了半天,听了半天,蝎子也尽量往敏感话题上引,始终没有发现异样,照目前的情况来看,应该只有两种可能性,一种就是云苓的心理素质太好,演技太高,心机太重,连自己的精神力和眼睛都能瞒得过,二就是,不是云苓做的。根据自己以往对云苓的了解,蝎子更加倾向于第二种可能性。可是,不是云苓又会是谁呢?

一路聊一路走,很快两个人便到了云岚宗。王哲依然是用仇视的眼神盯着蝎子,像是家里进贼一般,但是在知道蝎子是女儿身之后,态度便发生了一百八十度大转弯,竟然对蝎子和颜悦色起来,还主动张罗着,将蝎子安排在和云苓小院只有一墙之隔的院落中,千叮咛万嘱咐的交代下人要伺候好自己,不要怠慢自己,临别时,还再三关照蝎子有什么事差人只会他一声,他便会赶来帮蝎子,搞得蝎子一时间很不适应。

云岚宗的宗主对蝎子也是相当的热情,想来也该是云苓的功劳,没少在自己父亲面前夸自己的好,加上自己对云苓有过两次的救命之恩,看宗主言语中的感激之情,想必云苓也是添油加醋的渲染过的。

一切安定下来,蝎子便开始打探那‘无根之花’的消息了,旁敲侧击的问了云苓和宗主许久,也没有得出结论,蝎子不禁怀疑消息的可靠性,可是纵观整个东荒大陆好像只有自己对‘无根之花’感兴趣,到底是谁这么无聊放出那样的消息和自己开那样的玩笑呢?

云岚宗和孟家不一样,它建在高山之上,大部分景色都是自然风光,只是经过一点点的雕琢而已,崇的山峻的岭,绿的树,青的草,烟雾缭绕,鸟语花香,很有人间仙境的感觉。

到了晚上,万籁俱寂,连打更的声音都听不到一声,唯独秋虫的鸣叫声声入耳,蝎子躺在王哲安排的房间卧榻上,听着悦耳,此消彼长,有节奏的虫鸣,瞪着大大的眼睛看着侧面桌子上油灯跳动的小火苗,应是惬意的时刻,却心中烦躁。

其实,关于谁背叛了自己,谁想要自己的命,蝎子心中早已清楚,云苓可能性不大,那只有孟奇了,毕竟陆家兄弟的可能性是最小的,若是他们想要自己的命,又何必多此一举救自己,还搞得差点丢掉自己的性命,而且,他们还将灭秦家罪状背在自己身上,着实不符合常理。可是,自己认识的孟奇不是一个很单纯,很善良的人吗?自己也没有做个对不起她的事,她又何苦这样对自己呢?蝎子苦涩一笑,自嘲道:“蝎子,原来你也有看走眼的时候!”其实,孟奇要自己的命,蝎子并不感到难过或者是气愤,因为想要自己命的人很多,若各个自己都难过、气愤,那不等被人杀死,就已经被自己气死了,况且,自己和孟奇的交情还没有到为此伤心难过的地步,只是,蝎子觉得郁闷,若是孟奇是出卖自己的人,那自己跑去灭秦家,做那么多事,欠那么多人情债,就着实觉得可笑和愚蠢了,蝎子苦笑着摇摇有,手指着火光照射下,自己印在屏风上的影子,说道:“蝎子,你也有二货的时候,看吧,管闲事管来管去,把自己到是管进去了!”(未完待续。。)

小儿便秘如何治疗
冠心病怎么治
小儿便秘什么原因
婴儿发烧怎么办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